當前位置:

楊救貧傳說

2024-01-20 23:00
3

  楊救貧,名益,字叔茂,號筠松。他生于唐太和八年(公元834年) 三月初八戌時,卒于唐天佑三年(公元906年)。祖籍廣東信宜,唐僖宗朝國師,官至金紫光祿大夫,后寓居江西于都、興國等地,自稱救貧先生,是我國唐代相地的形勢派大師?!掇o?!分惺沼袟铙匏蓷l曰:楊筠松竇州(今廣東信宜縣)人,精堪輿術。僖宗朝,官至金紫光祿大夫,掌靈臺地理事。黃巢犯闕,斷發入昆侖山,后以地理術行世,時稱“救貧先生”?!督魍ㄖ尽份d:“筠松,竇州人。唐僖宗朝國師,官至金紫光祿大夫,掌靈臺地理事”。黃巢破京城,楊筠松乃斷發經侖,步龍一過虔州,以地理術行于世,稱救貧先生是也。卒于虔,葬于藥口?!兜乩碚凇?、清乾隆欽定的《四庫全書》中均有關于楊筠松的記載。楊筠松后來定居沙河鎮境內楊仙嶺。他在楊仙嶺設壇修研學術,傳授高徒,研制楊盤,與贛州融為一體,故《四庫全書》載曰,楊筠松贛州人,不無道理。宋代陳振孫《書錄解題》載其名氏。

  他在朝中任職期間,與瓊林御庫的司庫總管相處甚善,便給他提供了進庫閱讀甚至借出庫內藏書的方便,從而使他獲得潛心披閱中國勘輿學鼻祖青烏子的《葬經》、郭璞的《錦囊經》、陶侃的《捉脈賦》、一行和尚的《界水說》、司馬頭陀的《水法》和丘延翰的《八字》、《天機》等一大批珍貴古籍的機會,使他的勘輿理論大有長進。但在他決定棄官而去的前夕,他根本沒有萌生私自吞沒這些借回家的典籍書的念頭,而是當著司庫總管的面,一一清點、如數歸還。對楊救貧趁著兵荒馬亂、逃離長安一事,歷來流傳著說他在混亂中,利用曾在皇宮的瓊林御庫供職之便監守自盜,將庫中珍藏有關風水地理方面的經典秘籍帶到民間,這種說法與楊筠松的為人處世之道格格不入,不無以訛傳訛之嫌。他為人素來光明磊落、坦坦蕩蕩的性格,因此,他才能平心靜氣,心安理得地回到民間,去做他愿意做的事。在這一點就連《四庫全書》子部七中,總纂官紀昀、陸錫熊、孫士毅和總校官隆費墀等四人于乾隆四十六年十月奏呈給乾隆的 “提要”中,也為楊筠松辨誣,“廣明中,遇黃巢犯闕,竊禁中至函秘術以逃,后往來于處世。無稽之談,蓋不足信也”。

  唐朝晚期,統治階級奢侈日甚,朝政腐敗、賦稅苛重、民不聊生。農民起義領袖黃巢揭竿而起,四方響應。從者如云,義旗指處,所向披靡。唐廣明元年(公元八八○年)十二月初五,起義大軍占領潼關、攻克長安。唐僖宗李儼在“百官皆莫知之”(《資治通鑒》卷二五四)的緊急情況下,攜帶三個妃嬪、四個親王,僅有五百名神策“軍”護駕,倉皇逃出長安,“奔馳不分晝夜”(同前)地逃往西川。這時,出身清貧,為官廉潔的楊筠松,目睹李唐王朝的腐敗,早已心存芥蒂。他淡泊名利、不戀權位,趁機棄官為民,與知友贛州人濮則魏一起離京南下,走到湖北武昌時,遇到鄂州刺史廖鑾,由其引導來到當時的虔州。遠離長安,回歸民間,以他平素悉心鉆研的勘輿術,浪跡各地,為世人勘察,擇定吉穴佳壤,營造祖先墳墓。在古代實屬難能可貴。

  楊筠松在贛南的興國、于都和寧都一帶廣招徒弟,開展講學活動,授以青鳥術。楊仙嶺還有楊筠松當年設壇講學遺址。楊仙嶺有許多弟子是堪輿名流。他的高徒有曾文迪,劉江東、廖禹、賴布衣、劉謙等。還有明十三陵勘測營造者廖均卿、上海古城營造者李國紀、為福建永定著名園形土樓——承啟樓選址設計者陶張都是他在贛南的弟子,深得楊筠松真傳。

  楊筠松平素自奉節儉,布衣芒鞋,深入民間。他憐貧恤苦、多方周濟、不遺余力,以他的風水地理之術,幫助貧苦百姓,在民間有口皆碑,稱之為“救貧先生”。從此,“救貧”二字的名聲大振,不脛而走,而他的本名在廣大百姓中,反倒知之者不多了。在勘輿學的基本理論方面,楊救貧力主因地制宜,因形擇穴,觀察龍脈,分析地勢、方位,從而選定陰陽二宅的最佳穴址。他的學說經過發展、完善的過程,逐漸演變、形成風水地理的“形法理論”,也稱“形勢派”或“巒體派”。他著有《撼龍經》、《疑龍經》(上中下篇)、《疑龍十問》、《衛龍篇(附)、《變星篇》、《葬法倒杖》、《二十四砂葬法》、《青囊奧語》、《天玉經》和《天玉經外編》等勘輿學理論著作問世,并被悉數收入《四庫全書》、流傳于世,給后人留下來一批寶貴的財富,后世勘輿界尊稱他為“形勢派”或“江西派”、亦稱“贛派”的風水地理祖師,以有別于“福建派”,亦稱“閩派”的“理氣之法”。

  楊救貧久住于都、興國等地,遍游贛南的名山大川、踏勘、擇定了難以數計的吉穴佳壤。于都縣寬田鄉楊公村的管氏宗祠(繼述堂)的祠址,相傳就是他擇址、定向的。有一個膾炙人口、廣為流傳的傳說,就是敘述管氏族人說他到芒筒壩去勘定興建祠堂的祠址過程中,發生的一連串陰錯陽差的故事。通過這些故事,可以看出楊救貧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,當他因為衣著隨便,受到冷落,內心也難免極為不快,而當他意識到由于自己的意氣用事,因而給對方造成無不挽回的傷害,又感到深深的內疚、不安。

  唐天佑三年(公元九○七年),相傳楊救貧為贛州的一個官吏勘踏祖墳吉穴,酒后失言,遭到猜忌,用陰陽壺盛青酒,使他慢性中毒,在買舟東上返回于都的途中,毒性發作,死在舟中,時船已到于都寬田的藥口(亦名樂口)?!队诙伎h志》(清同治版)載:“卒于贛,葬于中樂口”(于中樂口的于,繁體為“雩”,有古籍誤“雩”為“云”,便成“云中樂口”,即今山西大同)。距楊公村管氏宗祠僅二華里許。

  楊筠松卒于楊仙嶺,由其高徒扶柩舟運人于都,葬于藥口其生前卜定的墓穴。楊筠松安葬地地方叫楊公壩,原名“芒筒壩,為紀念這位救貧先生而改名為楊公壩,地處于都縣寬田鄉境內,緊*梅江河畔,距縣城45公里。明萬歷七年縣令葉夢熊在此豎碑紀念曰“唐國師楊公之位?!鼻宥蔚儡?、吳肇龍立碑曰“皇封金紫光祿大夫楊筠松之神位?!敝两窆疟q存。

  時逾千年,梅江改道,楊救貧墓早已游入河底的不可知處,跡不可尋。明萬歷七年(公元一五七九年),太守葉夢熊曾在梅江西岸,江水從河頭村急轉直瀉寒信峽的山嘴處,正對著楊救貧墓址,立了一塊紅石日照碑,以資紀念。四百多年后的今天,這塊碑上鐫刻的“唐國師楊公”字樣,仍清晰可辨(此碑現為于都縣博物館收藏,而在原處由于都縣人民政府另立了一塊石碑)。

  師傅有父母之恩,徒尊師長是中國自古以來的優良傳統。徒弟們每年掃墓,維修楊仙嶺修煉故址。漫長歲月中,故址幾經毀損又幾經修復。到清同治壬成年 (1862年),楊仙嶺雞公石下仍有無人看守的楊仙壇一間。后經歷戰亂煉壇遭到破壞,群眾自動集資重修,建新萬壽宮,擴展建筑面積,招聘一名齋公看護。文革中人去廟傾,林毀山空。至此,只余下天造奇巖、粼粼石峰。那座名為“繼述堂”的管氏宗祠,現在依然屹立在梅江東岸的芒筒壩,后人為了紀念風水地理大師楊救貧,改芒筒壩為楊公壩,至今仍稱楊公村。當地群眾咸簡稱之為“楊公”,這一稱謂,顯然含有紀念前賢的深意在焉。

  歲月易逝,青山永存。多少個世紀過去了,關于楊救貧這位有著濃厚傳奇色彩的古人的傳說,至今仍在民間廣為流傳。茶余飯后、炎夏納涼,隆冬圍爐之時,人們津津樂道,興味盎然。我相信,這些傳說將會永遠、永遠地流傳下去。改革開放后,鎮政府正以楊仙楊仙嶺為旅游景點開始規劃沙河鎮的旅游業,讓這個充滿神秘色彩的先師遺跡重放異彩。

1-131212092044J1.jpg


昵稱:
內容:
驗證碼:
提交評論
評論一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