順友風水——北京聯合大學論文(續)

2024-01-20 22:54
3

擇吉兇煞當回避

  2011年5月,接到北京聯合大學邀請,北聯第三屆易學盛會暨“易學應用國際論壇大會”即將召開,并給筆者一個演講的機會。筆者不敢懈怠,準備將正在整理的博客第七章作為演講內容與參會易友交流。

  筆者受師門的影響,對沒有觸及到的事或沒有驗證的學術,不敢妄加評論,惟將實戰中屢試屢驗的東西拿出來與同道分享,才不失交流與學習的意義。之后,雖然因出差沒能及時赴京,有些遺憾,但文稿還是精心整理出來了,僅供同道參考。

  第一節 形煞與神煞

  擇吉是陰陽二宅,開基慶典常用之法,就是選擇“良辰吉日”去做一些要做的事,是人們對時空氣場的進一步認識和利用。與同種莊稼,春季萬物復蘇,適宜播種栽植,夏天雨水流沛,適宜施肥除草,秋天百草結子,適宜收曬儲藏,冬季天寒地凍,適宜休閑儲備地力一樣。合理利用時空季節的運轉就會喜獲豐收,不按時令去播種,不按季節去防治病蟲草害,不去研究自然災害的規律,就會有損失,甚至顆粒無收。這是普通老百姓都懂的道理。

  擇吉首要的是避兇,否則就不叫吉。祖師所傳擇吉之法頗多,并在幾代人之間不斷總結,反復驗證,總不外形煞和神煞。

  形煞者,即有形的、看得到的,比較容易解釋。而神煞者又稱縱神法,不下百種。因社會變遷和傳承不同,有些古人所傳真法,也各有領地,諸書不同并不為怪。

  筆者認為,擇吉要因事不同而側重點不同,猶似身邊的花草,有的喜陽忌陰,有的需多雨多濕,有的需要肥田沃土,有的不懼砂石貧瘠。所以,埋葬與開山立向擇日不同,嫁娶造作與動土、平基擇日也不同,遷徙入宅與打灶安床擇日又不同??傊?,只要持久跟蹤反饋,若能達到預期目的就是真法。

  筆者和師父均為人造葬多年,所見發兇速者多是陰人喪葬之際犯形、神二煞,應驗極速。

  某年,師父為一人家尋得一鯉魚地,為其家中老人所備,師父當時已看出此穴是一對鯉魚,在為其定好方位后交代隨行之人說:“此地為真穴,現已立好向口,到時候老人歸葬時不可下羅經,否則犯煞?!?/p>

  恰逢師父到另一縣城做風水,其主家老父過世,在開穴下葬時挖出太極暈后,見正穴處有一碗大圓坑,內有清水明亮,所有親朋競相佩服,在安葬時怕向口不準,就請一朋友依師定之山向復驗下井,埋葬未畢,其家老母又突然故去,三天葬下兩人。我問師父為何,師曰此穴是一雄一雌兩鯉魚,下葬時再動羅經,必應兩棺之葬。故提前就交代其在下葬時不能再用羅經,有些時候,風水的形煞與時空的神煞,對人的影響力之大,若不親身經歷,實在令常人難以置信。

  此穴師父認出是鯉魚地,點到正穴處,開金井見清澈之水此是形。歷來好地如烈馬,善騎則是日奔千里的好腳力,不能駕馭者,被烈馬摔下來要遠比從驢背上摔下慘得多。找到好地穴,不知葬法就成了煞,這個煞就是殺氣,有殺氣則兇,殺人于無形。據師父后來講,此家雙親下世得此鯉魚地后,則三五年就開始變樣了,不僅財源廣進,后代兒孫一個更比一個強。有道是地不欺人,神煞亦不欺人,只在于善用否。

  前一段時間,聽一位老者講離家不遠的107國道邊,曾有一個龍氣十足的好穴。老輩風水先生認得是一個豬頭地。當地一人家葬于豬頭上,后代子女為官者不下十幾人。后來恰逢在信陽為官的是一個閣老,風水術也十分了得。為了效忠朝廷,見了出官貴的好穴,必想方設法破之。于是就在豬頭地的對面,立了一個類似長方門的東西,不久,發貴之家成才之子要么暴病而亡,要么傷殘,無一幸免。據老人講,那方形長門是用石頭修成的,下面好似一個剁肉的案板,上面如同一個肉架子,豬頭被掛在了肉架子上,結果可想而知。本人去考察時,當地人講,修石案的地方還在,“肉架子”在修大寨田時才被毀掉。細細觀察,若非此法,輕易破掉豬頭地并非易事。

  在民間常把地師稱作陰陽先生,筆者認為還是很貼切的。陰陽乃易之道也,萬事萬物都具有兩面性,有其陰必有其陽,陰陽既是對立矛盾的,又是相互制約共存的,悟出的陰陽之道越多,登山辨穴就越容易。

  形煞與神煞有時是互通的,有時又是單獨存在的,要么化煞為用,要么趨吉避兇。在初學地理的幾年里,筆者對神煞、氣場的威力是否存在也曾有所懷疑,當跟著師父跑破了幾雙鞋底、通過大量事實驗證之后,才真正明白師父為什么常對我念叨“一年學個大陰陽”的含義。

  有一年臘月,接到一親戚的邀請,其女兒出嫁要去吃喜酒。當這位親戚走后,我就按其所講的喜期看日課如何?(筆者有很多經驗都是這樣積累的)發現結婚的日子犯小紅砂,且當天日課無吉星化解,深感耽心。不幾天,正巧在集市上碰到了親戚,就委婉地講了自己的看法,親戚說日子是找鎮上一位有名氣的盲師選的,應該沒有問題。

  誰知在結婚當天,新娘不小心被開水燙傷,回門時(地方風俗,稱婚后第三天新婚夫婦回拜娘家為回門),新郎官在岳父家突然呈中風狀態,神志不清,不省人事,親戚一家忙著救治,哪有一點喜慶味道。情急時想到了筆者所說的話,又連忙把筆者和師父請去化解,總算沒出人命,虛驚一場之后大家還是心有余悸。

  前面提到,神煞有百余種之多,是否每一個都不可沖犯的呢?這也未必,若是這樣,一年之中也選不了幾個吉日來。筆者認為,大煞避之,中煞制之,小煞紛紛不必論也。只要平日多留意每種擇家的日辰吉兇,當知何事須避何煞。試想,綾羅綢緞雖美,但怕火烘,棉布粗織耐穿,卻怕燜漚,所有的布匹均怕裁縫的剪刀,擇吉大體如此。

  就小紅砂而言,喪葬不必忌,而婚嫁卻不宜。小紅砂何也:即正、四、七、十月逢巳日,二、五、八、冬月遇酉日,三、六、九、十二月見丑就是。也許你會說,種種之多難以記得住,但只要有明師指點,再根據自己的特點去悟,就會很快掌握。筆者教你一句話,你就能馬上記住小紅砂,“一二三四五,輪流巳酉丑,一直往前數”,瞧,這不就得了。

  第二節 太歲與三煞

  太歲為本年之歲君,可理解為當年的皇帝,坐本年地支,為眾煞之君,威不可犯。常見通書中有六十花甲每年歲君的名號,(這點非常重要,化解太歲之災,不知道當年是誰執事怎么能與其溝通和磁場互動呢)如甲子年太歲叫金赤、乙丑年為陳泰、丙寅年是沈興、丁卯年名耿章、戊辰年謂趙達……

  太歲即為當年最大的官員,沖犯他當然應災最快。有很多人都說,今年是本命年,犯太歲不好,其實遠沒有弄懂何為犯太歲。比如2011年辛卯,太歲范寧坐鎮東方,屬兔之人為本命年,但并不一定是犯太歲,若八字中再是卯月那就是兩層太歲,只有當命局中卯木為忌神時,再逢沖克才是真正的犯太歲,兇災難免。何也?沖克就是戰爭,超級大國在后面支持你打仗,那戰爭就會愈演愈烈了。

  相反,本命屬雞的人,若四柱中又是酉月酉日,在今年是犯太歲無疑了,因為歲君在卯,卯酉相沖,等于你要行刺皇帝,其后果風蕭蕭兮易水寒也未可知也?;閱始奕?,用歲破日即為犯太歲,發兇重而快,需要慎之慎之!

  太歲頭上動土如同老虎頭上拔毛,太歲之方修作,為修方犯煞,就會有工傷事故、疾病、口舌、死亡等兇事發生。這是因為太歲所到之方與地球形成一種強大的氣場,在太歲方運作各項活動,就會沖起這股強大的氣場,這股強大的宇宙氣場就會形成一種極大的破壞力,使其動作之人受到各種傷害。

  1999年夏天,有兩位慕名而來的事主,冒著暑熱從幾十公里外來求筆者,告知其母前幾天突然頭痛劇烈,全身癱瘓,在醫院數日沒見好轉,想請筆者看看是什么情況引起的。本人按起病之日查出犯修方煞氣,就問來者,近一段時間家中有沒有修造動土的事?來者說,前些天在院里打了一口地下井,還沒開始使用,母親就倒下了。筆者當即趕到其陽宅查看,正是在太歲之方打了一眼新井,不巧的是,打井動工之日也恰恰是歲破日,豈能不發兇事,沒出人命已是燒高香了。查出了病癥,筆者就按師傳之法,設香案供祭物,祈求歲君,并要求其家屬連夜將井填封。不出三天,病者竟下地行走自如了。(當然,不乏醫院大夫的精心救治)

  也許有人會問,你那一套燒香拜神的做法不就是迷信嗎?但事實上,在某些時候,燒香拜神還真的能即時見效,就好像醫生治病一樣,只要藥物對癥,心病還需心藥醫,犯煞還需化煞氣。比如有兩個人打架,打得頭破血流,誰也不服輸,雙方都不肯罷手,該怎樣去解決呢?只有兩種方案:第一是強行拉開,但人少了拉不開也不行,第二是有一個在雙方心目中都有很高威信的人出面,叫停雙方,再協調解決。

  大凡沖犯了神煞,化煞者就成為一個中間人,燒香立裱是一種人神溝通氣場的手段,化煞者的功力越高效果越好。當然要配合使用相應的符咒才行。(符咒是一種連接先天能量與后天圖語的信息傳導波,有關符咒的功用及案例以后再談)使用符咒就得修行,筆者的功力與師父差遠了,所以從來不忘上香念佛及適時修行。

  講不信“迷信”的人不一定什么時候都不信?!捌扑呐f”的時候,村中有座廟(后來改建成了學校),廟里有很多觀音、神佛、羅漢等神像,當時人們響應號召,沖進廟里將神像打得東倒西歪,只有正殿里的一座佛像太大,十幾個人也拽不倒他。有一個生產隊長血氣方剛,首先拿起鋤頭將佛頭打掉了,接下來,眾人將佛像砸爛扔到廟前的池塘里。哪知,當天夜里,隊長頭痛得滿地打滾,冷汗直流,其老母親問清原因,連忙跑了好幾家鄰居才借了一些香火紙裱,拉著兒子沖著廟的方向磕頭請罪,表示再也不敢冒犯神威。那隊長的頭痛立時好了。此人至今健在,每當提起此事還有些心有余悸。

  事實上,時至今日,還有很多人將觀音菩薩請回去供奉,更有很多社會名流、達官貴人每到名山寺廟照樣磕頭禮拜。中國流傳的除夕貼門畫、對聯,原來就是為了驅邪的,也稱貼門神,就是那些不信“迷信”之人,過年不讓他們貼門神恐怕其心中也不高興。所以民間素有:“迷信迷信,破了才信”,故“迷信”二字不可以隨便扣帽子,也不可以什么事都一言以蔽之,祈福納吉,人之所欲,禮拜佛道,證明人們心有敬畏,試想人一旦心中沒有了敬畏,那么世界末日也就真的來了,所以只有明白“迷”者是何,“信”者為何,“迷信”也就不足為稱之為“迷信”了。

  太歲可坐不可向,三煞可向不可坐,遇著太歲回避則是;而三煞為劫煞、災煞、歲煞,疊匯一方之氣,占住一方,若犯之多有意外橫禍、破財、官非、牢獄、病災。

  1991年,隨師到北方某縣,向導領到一山地尋穴時,山下河邊坐西北向東南葬一主墳,前面又添一新墳。師父指著該墳頭說,去年曾說過主墳犯三煞,三年內還得再葬兩人,今已應了一新墳,我問向導得知確實如此,主墳為1990年秋所葬,不足百天,其后代媳婦得急病而亡,葬在其腳下。

  前幾年有鄰村一陽宅,建造時誤犯三煞,當房子造好后,每到夜晚就能聽到房內有人來回跑步之聲,其家中夫婦二人均不敢在那里居住,我和師父都親自去考察過,其房建好后已經空了好幾年無人敢住。師曰:三煞之力甚大,陰宅傷人,陽宅不寧,久后兇病者多,筆者經多年驗證果然不假。并非像有人言:若要發,修三煞,即使當時制服,三年后仍有應兇災者,不可不防。(現在筆者深有體會,一個好的風水師,沒有三五年的實踐和師傳,隨意去為他人造葬,犯下罪過則是順理成章之事了)

  前不久到山西某地,事主將筆者領到一山地墳頭,上有碑文,乾山巽向葬于二OO六年某月某日,再觀其向水不配,又犯三煞,已知定是庸師所為,斷曰:三年內必傷人口,再添新葬,主破財傷災,婦女有病。反饋說,丁亥年即傷一兄,另葬別處,另有一弟也是撿得一條命,至今尚未恢復體力,讓筆者前來就是考證其父墓穴吉兇如何??梢娙穮R一方之氣,殺人不見血,非有妙方不可輕用。

  第三節 談楊公忌日

  筆者在做風水時還驗證了楊公忌日的兇性,供同道參考,詩曰:

  神仙留下十三日,舉動須防多損失。

  一切起造與興工,不遭火盜定遭兇。

  1992年本村一周姓人家,建廚房兩間,動工日期為農歷七月初一,犯楊公忌日,判斷其有官司口舌血光災。反饋:動工當日主人即被大石塊砸傷了腳,剛能再干活,砌墻時又扭傷了腰,房子尚沒修起,因地界問題與鄰居大動干戈,吃官司挨罰款不說,幫助打架的親戚還被關押了幾天。此房建好后不久,男主人在廠里維修時又被電鋸切掉兩根手指,禍不單行,養豬又得了傳染病,無法救治,可謂兇禍連連,不得安寧。

  2004年2月為柯先生看陽宅,城市住宅三層小樓,酉山卯向,因兇事不斷找筆者調理。問其建房日期,其妻找出了當年風水先生開的單子,為2002年農歷二月十一日,我當即斷有血光、官司、損財之禍。反饋:房修好不足百天,柯先生開車跑運輸撞死人命,被判一年,剛從牢籠出來,其子在2004年正月又被一幫少年犯打成重傷,被打的耳膜穿孔,尿血骨折,昏迷20多天還沒脫離生命危險,醫療費已花出幾萬元,四面楚歌;筆者只得按師傳之法一一調理,后回訪,半年后各方面才逐漸好轉過來。

  前不久受一親戚所托,為本地許先生看陽宅風水,矮山之上拆舊建新三間平房,立壬山丙向,灶在艮卦,門前又犯黃泉水法,豈有不兇之理。問此房建于何年月,主婦記得1999年農歷三月初九動工,十八日封頂,我即斷言當年必發兇,宅法五行又錯亂,再斷言搬進此宅七年到時還要再發兇,對宅主不利。

  反饋:當年曾請過先生定向擇吉,三月初九動工,四月初十家主父親雖正值壯年,卻因小病在治療時用錯藥物當即死亡,2006年開始家主許先生神志異常,繼而發展到胡言亂走,直到今日未愈。家中只有老母少婦拉扯著兩個子女勉強度日,其宅已呈不堪之狀,不便拍照。

  中午再到后山復驗,其父墳地,子山午向葬于一小山頂部,四面皆低,墳前不足兩米處有一土坎,地勢陡低(見照片)山地水向左而去。其發兇與陽宅相似,此乃陰陽信息同步之理,因其兄弟非止一人,只得令其小心調整,待日后有所好轉,再做下步打算。

  

1-131211135HYA.jpg

  


楊公忌日,為當年楊家將出征避諱的日子,從五行納甲以及生克制化上沒有規律可循,而為何每月遞減兩天(七月初一并廿九),又為何驍勇善戰的楊家將不在此十三日出征作戰,想必也是經過高人指點或上代流傳有所驗證之法。

  類似上例者,大江南北比比皆是,究其根本,一者主家緣薄,二者偽術盛行,害人于無形之中。

  故習風水者即從師有道之人,也需三五年不間斷努力學習和考證,做到能眼辨山水,心裝救貧,通達天機,布施有緣人;一法沒通,切莫裝懂,寧可不作,不去害人。

  縱觀世界,有些事物并非一定得有出處,就算是科學擇吉之法,各門俱有總結。筆者師傳親驗,埋葬造作,婚喪嫁娶,各有法度,應與不應,考證才行。以上所敘僅為冰山一角,愿與廣大易友繼續交流與合作!

  詩曰:

  天上有星辰,地下應臣民

  形理各有法,德與緣共存

  擇吉辨天星,避開兇殺神

  吉星照耀處,福報當有應


昵稱:
內容:
驗證碼:
提交評論
評論一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