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聯合大學發表論文 形為體 理為用(上)

2024-01-20 23:10
3

      周易之大,包羅萬象,地理風水及現代建筑亦是其脈絡之一。地理風水之意又包括人文居住環境的選擇及規劃,山川河流地貌形勢的利用與改良,時空地理環境的影響等等,歷來倍受人們的關注。

  山之來龍去脈、高低厚薄、水之大小吉兇、生旺死絕為內在因素——為形為體;對應之富貴貧賤、吉兇應期之年月和氣場為外在因素——為數為理。天生地載相呼相應,人的生命氣場與地磁能量場不論是理與數、形與體都無外乎在天、地、人這一太極之內。若以巒頭形勢為靜為陰,則理數時空為動為陽,陰陽平衡流通本無對立之意,所以現代之風水術,不論何門何派或從某一切入點來預測驗證地理風水之吉兇,只要其斷語與以往的現實情況相吻合都無過錯。但在實際操作風水時如果偏離形體與時空這個出發點,或者本末倒置,必然會出現方向性的錯誤?,F從實戰角度出發,舉例論述形為體理為用的觀點。

  一.論點

  古人云:“楊公到老看雌雄,天下諸書對不同”。

  此處雌雄之意表象是對陰陽的比喻,深究其意,古人卻在提示陰陽無處不在、無處不存。

  陰陽交媾和合無處不應吉,陰陽相背相戰無處不應兇。葬之墳頭為陰,家庭住宅為陽,陰陽一氣相通則人之造化有情。

  地理二字,地為形勢、為山地、為平洋為陰,而理為理數、為時空、為氣場為陽;地理風水四字,地之形勢、氣之吉兇為靜、其善惡有象可察可考為陰,然風吹動則氣散,水流來則界定為動象,可趨吉避兇、加以利用為陽,簡言之,地理為陰、風水為陽,此為陰陽山水交合之理。

  一城一鎮、一墳一宅均離不開山與水、陰與陽。水動為陽、為養命之源,大城鎮需有大江大河維護之方才可持續發展。山來為陰,陰陽二宅得地勢以載、風水以用方可興旺發達。陰之墳頭、墓地吉兇以巒頭之形勢、風水之美惡、向之生旺為主體;陽之住宅環境以建筑物之八卦方位、外五行之優劣、宅法相生相合為主體。二者之吉兇取決于原局之對錯,原局已錯,當吉不吉,當兇必兇。

  有形必有理,任何原局風水均受到理數時空的影響,為推動、為外因,若兇星加臨原局,吉則減半,兇則更兇。故形為體理為用的觀點成立?,F代人多有急功近利之思想:或貪寅葬卯發,或圖催官催貴,以求速應。此為先理后形,若形已亂則如同人已病,單靠用補藥并非良方,稍有差池則福未到而禍先致,抑或發富貴之時亦為大兇之日,容易引起大起大落。

  另一種觀點,只以人為本,陰陽二宅均以人來調整,然現代建則堅固耐久,父子生孫,兩三代人信息并不同步,若原局有錯,就等于危機四伏,如履薄冰。人有新老交替,房宅確一定不移,這樣豈不要拆拆建建?抑或只注重外形砂水之美,宅法之陰陽相配,卻拋開影響吉兇的時空理數不顧,安可全吉,試問風水造葬誰愿沖犯當年太歲、或三煞、五黃乎?

  可持續發展是人們的共識和愿望,只有從地理組合的原局著手,“陰”注重地勢風水之利用,“陽”注重宅法五行之生克,營造一個宜居之地,順承可持續發展豈不更美?現代風水大到城市的規劃建設、江河湖泊的改造和利用,小到居家風水的內在布局與調整,只要符合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,能驗證以往和未來吉兇的風水術,都是易學的利用和擴展,無需強分你對我錯,這就是“天下諸書對不同”之意,也是陰陽平衡與和諧發展的正理。

  二.論據

  例一:河南信陽

  1992年五月我在河南信陽某地做陽宅風水,主人家對風水半信半疑且欲考驗我,就先把我領到一座墳頭前,讓我看吉兇。

        此墳穴場來脈連綿數十里,來龍雄厚起伏有節,主山從左方延伸為青龍懷抱朝穴為案,近穴處一線生機落脈只有五丈大小,內明堂余氣平坦,外有山間農田形成過宮之水,立乾山巽向。當向對面三十米外有田間水來潮,交會與穴前流向離卦吉位,穴之右手遠方丙字有一山突起,挺拔清秀。穴場雖小,卻樣樣有情,藏風聚氣,葬合生向,狼水到堂,主文章振發、官職顯赫;立向取三吉六秀之方,丙為天馬山貴人峰,起催官催貴之作用。

       于是當即斷言:“此墓地下葬十年之后,子孫文途順暢,榜上有名,利官近貴。二十年內功名顯達,定有在政府部門掌權之人出現,若無其他不利之陰宅,還會步步高升,長房尤吉”。

       主家聽后,十分佩服,反饋說:“此為當地黃姓人家祖墳,葬下二十余年,其子一路青云直上,現在任某縣黨委書記兼縣長,后代兒孫個個有官職,我們當地人看來,感覺它與其他丘陵并沒有太大差異,也不信墓地風水有這么大的靈驗,所以讓你來考證”。

  我說:“地理風水是我們老祖宗留下的寶貴文化遺產,豈是紙上談兵?更不是什么封建迷信,葬乘生機則發,局不合法則敗。陰陽八卦之理也”。

  例二:四川長寧

  1997年二月,在四川長寧我和當地一位朋友去其老表家,途中在離目的地不遠的路邊上有一座墳頭,朋友讓我斷吉兇。

  我問:“可知此墳下葬有多少年?”朋友說:“將近三十年”

  年久日深,吉兇自現。下羅經考證:其墓地處于山川腹地,立庚山甲向,來脈山勢高大,近穴處有一巨石,靠石而葬。左方遠處山勢連綿,右方不遠處為一山谷,外山清秀,坐滿朝空,案山低顯。穴前之水右水到左出艮卦,犯黃泉水法為退神煞氣,按天星八卦斷:“其后代只剩兩門有丁,多則難保。先傷二門次及小房,成材者亡,飄蕩著存。先吉后兇之兆,傷人敗財之地?!?/p>

  同行的朋友也不知道其后代的具體情況,隨即到其老表家中核實,反饋說:“此墳下葬時有一子,后得四孫,二孫子十分聰明,但是在十九歲時得病而亡,小孫子游手好閑,不務正業,四處流浪,至今尚無家室”。

  此風水發兇在于山向與風水陰陽不交,兇水流動則吉兇相伴,見吉后就開始應兇,原局已構成敗局,故以山水形勢之陰陽,時間理數之久遠斷其吉兇,并無差池。

  1-131211114545234.jpg


昵稱:
內容:
驗證碼:
提交評論
評論一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