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
從師問答

從師之日算起至今已有二十幾載,每年親自策劃考查在案的風水平均幾百例有余,累計三千多,而恩師從業四十余年,陰陽二宅幾乎日不間斷,每到一處便要考察、復驗,有時做一個風水竟復驗十幾個墳頭。后來,每到一地竟有很多風水愛好者跟在后面聽師父斷驗以往之事,想從中學到絕招;惜師父個性怪異,登山看穴只言某房已絕人丁,某房有官職,某穴發女秀,某墳后代媳婦不會生育。簡而言之,專論吉兇,不提原因,所學者無從學起,只是有時聽得驚奇無比,有時聽得拍案叫絕,粗算起來大約萬例盛之。

師父與風水的緣份極佳,每日大腦里面全是風水案例和對比,70多歲的老人步行速度一般年青人跟不上,登山徒步日日有之;親手下葬調理的風水,后代出名牌大學生者比比皆是,發官者、發財者、發丁者如數家珍。師爺已隱居多年,在家安心養老,在師父單做的頭幾年里,師爺不惜勞苦將師父所做的穴場陽宅復看一遍,后來才放心安養。至于師祖那一代所做作手筆有很多后人已遷居別處或工作外地,后代多再有添葬。我有時偶爾碰到其祖上是師祖所做,必不辭勞苦親臨現場考證一番。

五代人的心血加起來應該值得驕傲的了,但我同師父的交流中,問得最多者,講得最多者是發兇之墳,師父常說:看的古墳越多,做的陽宅布局越多,歷驗風水吉兇的越多,心中的警覺性越高。師父時常提醒我“一年學個大陰陽,十年學個怕陰陽”。(呵呵,現在的大陰陽不但多而且大得多,拜師初學一年,認得山水穴場自然高興萬分,想必富貴可期,因為還沒見到風水殺人不用刀的一面,豈不自大;更甚者 連一個師門都沒投著,照著某一書本的圖形就開始為別人做起了風水,豈不比“一年學個大陰陽”更大)。風水的能量究竟有多大,大到京城,小到衙署,民之住宅,陰之墓穴,合法者發,失理者敗。所以古人有:“不信但看古人墳,十墳葬下九個貧,單有一個發富貴,龍穴砂水皆合情”的說法。

某日問師父:“為什么世上有很多先生為人葬墳,后來發兇他們也敢葬,難道不怕報應嗎?

師曰:“不知者不知罪,但久為必不利后代。他并不知道風水能量能管幾十年之久,只要眼前得利,并不去跟蹤以往,而很多求做風水者也急功近利,只要今年做明年發了財定是好風水,豈不知某些向口發如猛虎,敗如退潮。前不久為一個官員做風水,此人也算是個三品(師常稱省廳級官職為三品)。只是祖墳葬錯了向,代代均有傷十幾歲少男者,直言只要后代平安,寧愿官職不要(眼看著即將成材之子夭折而傷心呀)??傊?,做為先生,我們知道后來將要發生什么事,就一定要盡量避免,否則有損陰德”。

又問師:“何不將本門風水全盤托出,廣收弟子,讓世間之人家家不絕后嗣,戶戶安穩小康,這樣豈不是對社會一大貢獻?”

師曰:“不可,世上有多少真風水師就必須有多少假風水師,沒看八卦相配乎,有一陰必有一陽,南風吹過北風即至,天之大道。若將世人祖墓個個變得丁財兩旺,世上必定人口暴炸,人人都去座轎,何人做轎夫?家家都是老板,工人何出?所有地師都能識得真龍穴,后代官員何來?一代風水師將好地用完,子孫葬于何處?楊公救貧之法在于福地福人,祖上有德者必遇明師,隨緣求地;功德厚修者,便能葬于龍真穴得之處,后代位高權重;祖蔭有余者,必能選著龍穴砂水盡合之穴,其后人必將富貴可許;祖德略薄者,也能葬得山水相配之勾搭小地,保他后世溫飽有余;一切全在世人自己手中,積德者厚,失德者薄,這就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”。

問師:“世人常說陰陽(指風水先生)死了無地葬可信否?”

師曰:“確有此說,只是世人淺薄,以為風水師看上好地,首先會居為已有。只要你說此處好,黃金不賣,故認為風水師死后難以找到安葬自己的上好穴場。其實不然,如上所述,首在積德,只要在平素不做缺德風水,百年歸世定能得到有德之地,即使地力稍薄,我存余蔭,后代必將火上添材,繼續葬在有利之地,如此世代積德,廣布仁義,真誠所至金石為開,何慮大地不相逢乎;何況真穴非一般人識的,假穴反而易見,他人之棄地對有德之人或許就是寶地?!?/span>

又問師:“今世有錢人甚多,亦不乏用金錢買得好穴場,將好地盡占永保長存者,如此下去,窮若有德者豈有好穴場可言?”

師沉思良久,講了兩個親自驗證的風水案例:

1、前幾年師父在北方某縣做風水,隨行一向導路過一沙河之岸,遠見岸邊半山腰葬一新墳,修得氣勢雄偉,師驚問向導:

“此地去年路過尚未葬墳,如今誰人敢做如此葬法?”。

向導忙問:“先生看出什么?”

師言:“葬后必大兇?!?/span>

向導說:“應該不會,此墳葬的是我一個遠房親戚的母親,在去年下葬時曾請來五個風水先生會診,共同選的此穴,據說那五個先生都很有名氣,是親戚花重金請來的?!?/span>

師父一向耿直,聽此說反倒蹬上穴場詳查一番:此山來勢遠大,山高百丈,墓穴座落在半山之處,并無關攔,面向洋洋大河,座滿朝空,師父看完笑道:“五個先生來會診,選個敗地害殺人”。

向導聞言關照師父道:“先生在外面千萬不能提此墳發兇之事,這位遠房親戚現在正走紅運,開了幾個廠子,在本縣城頗有實力,幾千萬資產,若傳揚出去恐對先生不利?!?/span>

師父哼了一聲道:“不管他現在有多興,三年之內必是人財兩空”。

第二年,此人因經營不善,只賠不賺,將廠全都轉讓出去,又心存暴富心理,攜款到南方賭場想大撈一筆,結果又輸個精光。接下來拼盡家當到北方去發展又是空手而回。南北皆不順,其兄長又得病無治無終,更是雪上加霜。

寫此例時再打電話向師父核實,恰好師父又被請到該縣做風水,師父說當年的五個先生再也未到此地來點過穴,消聲滅跡了。

我隨口問道:“那家為何前些年能發幾千萬之財?”

師父在電話里講道:“那是他祖上有德,其爺爺奶奶的墳葬得不錯,其母葬在發兇之地表明祖上之德已盡,豈有不發兇之理”。

我猛然想起一事,便又問師父,此墳何向,師父說某山某向。我一下明白過來,原來是旺山旺向,想當初五位高人定是一致通過向上飛星逢旺水,且又是放光大河之水,葬下定可發得億萬,否則豈能拿走別人重金(此穴尚存,有緣可登山一驗)。

風水之學雖各有其道,最終還須到山上一試才知真假,為什么所用《青囊經》《葬書》《五訣》《雪心賦》都是一脈,學下來卻是千宗萬縷,吉兇不一呢,那便是師父教的了。古書寫的明明白白:“他葬出毛賊,我葬出王候?!?/span>

  學地理當投明師!

  這里的明師非指名氣之大小而是要找到明白人,想我中華,藏龍臥虎,豈能沒有明白人!

  2、八十年代,師父在外縣做風水,每到一個新的地方,對方總要領著復驗一些或吉或兇的已葬祖墳,久居之陽宅,其中在一般人看來不可思意之怪穴是非常有意義的。

  某日當地幾個要好領著師父出門,想見識一番師父的風水絕技,先復驗的幾個墓穴平常居多。最后領著師父來到一條小河邊,此處為平洋地,一望平川,河流灣灣曲曲,河邊一塊麥地中葬有一穴,怪的是此穴并非面朝河流,而是反其道頭枕河邊,面朝平地,眾人讓師父斷吉兇。

  大凡學風水者都知道山地、平洋兩種看法,山地出身的風水師到平洋可能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,平洋地的風水師到山地點穴真假難分。所幸師父不但在老家山地做風水多年,早年又得師傳平洋真訣,到80年代已在平洋地實踐多年,積累了大量實戰經驗。后來筆者隨師父到他做過的平洋穴場,得以現場點化教導,真是耳目一新,受益匪淺。

  當時師父繞著穴場查看地溝雨水之流向,發現向口幾丈外的麥地高出略許,雨水交匯處又合進神水法,頭枕河流為座空朝滿,書云“平洋不問龍,水繞是真蹤”,此穴乃平洋之美地。

  當時師父對幾位朋友說:“我若將你們的祖墳葬在這里,你們一定會說我在坑你,此地水里來龍,寅葬卯發,后代個個是大學生?!?/span>

  大家面面相覷,之前誰也未斷準過。其墳葬在此處還另有一段故事:

  此處葬的是村中一對夫妻的老母親。當年其老母臥病幾年,夫妻倆手下三個兒子,上老下小,平時家里就窮,自然在眾人眼里沒有什么威信。當老母去世時連買一口薄皮棺材都困難,當然也沒有上好酒席寬待眾人;請了一位先生在鄰居家的麥地里定了一個山向,正準備開挖時,對方臨時變了卦,說是那個地方留著自家老人以后用。后來又連看兩處利向之地,皆因別人不同意而告吹。眼見不能再有延誤,夫妻二人含淚辭去先生,商量說:“人窮志短,我們也無力將老母親安葬一個好地方,村東河邊有塊拋荒地,誰也不會阻攔在那里立祖(北方稱離開老墓區在新地方安葬老人為重新立祖)”。逐將老母葬于此處,至今不到十年,兩個稍大的兒子都考上了名牌大學,小兒子正在讀初中,學習非常好。村中之人都拿他們的兒子教訓自己的小孩,怎么人家穿的破衣爛衫,粗面饅頭紅薯湯養的兒子能上大學,自家兒子都不掙氣呢!

  造化弄人,窮若有德終變富,為富不仁辱先宗。以上兩例足以證明,人心不鑒,天自鑒!

  問師父:“當年師祖為何不把自己的風水絕學傳授給后代的子女,讓他們個個精通風水豈不更好?!?/span>

  師曰:你先聽我講一段年輕時所見的風水之家的往事:

  那是離本地不足30公里的一個山村,解放前有一曾姓大戶,家有山地良田幾百頃,傭人仆婦不缺。當年有一仆婦得病而終,其子祈求老東家能給一個葬棺之地,東家說:山坡廣多任你自己去葬吧。其子當時得一明師指點,葬完母親后外出做買賣謀生,不幾年竟發得超過東家,每次掃墓之時均來拜謝老東家賜地之恩。老東家心知是老仆婦葬了好地在起作用,就有意遍訪地理名師,想將自己的三個兒子教成風水先生,這樣一來自己百年歸世,還愁找不著上好風水寶地嗎?

  當年曾家連請了幾個有名氣的先生,一教就是三年,曾家三兄弟從尋龍點穴,天星擇吉,開山定向也算是學的個個精通。

  不幾年老父仙逝,三人各顯手段都說選了一個好穴場;相互看過,都說老父葬在自己選的地方好,何也?老大選的穴場利長房,老二選的穴場發中房,老三選的穴場三門盛。本來都知道地無十全,不可能三人發的一樣大,可是誰都不愿吃一點虧,相執不下,老父無法入土為安。三兄弟越鬧越疆,都橫下一條心奉陪到底,半月后,三方終于同時愿意棄三處吉穴不用,將老父亡靈抬到對面山頂橫于其中,這對三人都很公平。(此乃孤陰露胎穴,鐵定子孫絕。聽師父說三兄弟后來均無半個子女,其中一位外號“曾學士”,經常到我們老家處做風水,與師父有數面之緣,只是師父當年還未曾學風水。)

  問師:“您老在陰陽二宅所下斷言,說是揚公救貧之法,但有很多書上并沒有那樣的斷言,是如何得來的?”

  師曰:“《青囊奧語》、《葬經》、《天玉經》、《五訣》皆句句是真言,只是書上寫的是死的,沒人指點用法,一到陰陽二宅就是拿著書本去套也很難下準確斷語,更難為人點到好穴。讀破書萬卷,不如登山又一層。譬如陽宅不但要知內六事,門主灶之配合,更要只道巒頭五行,門向內水外水的吉兇,缺一吉兇難定準;陰宅不但要知元運,更要知道進神退神水,九宮水,長生水(假的無用),夫妻相配的道理,巒頭龍穴砂水已壞,九星元運又如何能起死回生?登山十年山頭會說話,斷驗三年吉兇當自見,所以我直斷吉兇并不按書上條條框框去講,因為書是寫給后人看的,風水是靠后人做的。真傳一句話,通靈則知哪書是真哪書是假,假傳萬卷書,不信你讀完《羅經透解》反不知羅經怎么去用,讀完《玄空飛星》、《金鎖玉關》去給別人做風水,二十年后你回頭再去看,有的被‘關’住了,有的卻‘飛’走了。從師祖以來百年的考證,難道下斷語定吉兇還靠書上寫的嗎?我之斷語全是已過之事應驗得來的,別無他法?!?/span>

  筆者隨師父一起做風水時,師父之所以不愿斷驗三、五年、十幾年之內墓穴,是因為吉兇尚未完全應驗。我常想,拋開本門方法去做風水,若在某一元運的后十年做一個旺山旺水的陰宅,或造某一處旺山旺向的高樓大廈,是否十年一過就要將墓地遷走,大樓拆掉呢?若按一、二、三、四要砂,六、七、八、九要水去山地做風水,座庚酉辛向甲卯乙,座后有山都是敗絕乎,向前有河水池塘均不能發富貴乎?

  難怪師爺當年曾嘆息道:“我雖老了,但看世上卦師搖身一變是風水師,命理師一扭臉也是風水師,更有人閉著眼睛敢說風水裝在他心中,風水術豈不成了盲人摸象?”

  師爺又道:“你替我問問某些大師,是白胡子還是紅胡子?江湖無道,快眉毛胡子一把抓了”。

  問師父:“現在地理風水之書琳瑯滿目、真假難分,初學者如何去選擇可讀可學的書籍啊?”

  師曰:“地理風水之書真偽皆有粗、中、精三個檔次:真訣精品,一字千金令人回味無窮,多是古人所著;中等著作雖無字風采,但圖文詳實,引人入勝,往往出自實戰者手中;粗品皆各持一技,在實戰中某一塊確實應驗,多出之于各門后學者手中?!?/span>

  “偽書者遠比真作多多,上仿者能引經據典以理推解,案例則多不是出自作者本人之手,令人真假難辨;中仿者,文字功底甚強,就一例而蓋論,知一法而順其推理,棄風水實質而不顧,本末倒置,引你以小博大,誤入歧途;下品者,泛濫之流,多是近世之作,不分諸子百家,全都拿來,即抄有真訣在內也不知用法,以亂為亂,如同垃圾?!?/span>

  “讀地理風水之書者也分上、中、下等。能懂精品者已是業內明白之人,胸中吉兇了然,自愧不如古人,登山見古人所點名穴,即知那一宗主有德之祖所為,或能辨那一偽法害人之舉。中等者入門有道,能辯偽法,能依法使用,只是對祖上一語雙關或隱深之意難悟透徹。下等者真見卓識,知古人圣賢非假,能知陽陰二宅大至吉兇,唯沒投明師或緣份尚淺,不能獨立操作。

  讀偽書者亦分上、中、下流。上流者談古論今,知風水非假,自居胸懷絕技,使世人莫辯,唯所點之穴講的頭頭是道,卻不知自已所點之穴過三五年或三二十年后發兇的真正原因,兼或點有正穴卻能找出依據,以點帶面,揚俊遮丑。中流者往往被偽法誤導,只解歌訣玄妙,言詞俊美,不知山水性情,顛倒陰陽,雖雜學又互相矛盾,遇不到明白人則終生誤于其中。下流者,以訛傳訛,只看花拳繡腿,誰的名頭大,誰的偽法新就追隨之,被偽法搞得團團轉,登山心中空空如也,不敢所指,更有無德者,稍知雜法一二便去害人?!?/span>

  “總之,風水之道,人在什么水平,德在什么高度,技在什么狀態,便認可什么書。這也符合自然規律,唯有即未得真傳,自己屢做不驗,心中懷疑風水是假,又為眼前名利所驅,虛張聲勢,廣收門生,再編造假學文字,遺誤世人者最是可惡之極,足以令楊公震怒,佛祖發威。后學晚輩在選讀風水書籍時,盡量找有實戰經驗的老師指點一二更為穩妥?!?/span>

  問師:“弟子每到一處參加易學同道的聚會,都會見到很多名師,有些人講的風水之法與祖上所傳大相徑庭,為什么還有這么多人去追隨他呢?”

  師父答曰:“此乃假話說一百遍成真理也,世俗的隨眾心理在作怪,過‘糧食關’時(據說是1958年浮夸風時代)我和你父親都是生產隊長,別的生產隊放了‘衛星’如果你這里沒有,就得上綱上線。為了應付視察,夜間要將幾塊田的稻捆子移到一塊田里去,幾塊地里的紅薯挖出來送到一塊地里,所以‘衛星’就放出來了,糧倉下面都是稻草和柴禾呀,豈能不死人,你奶奶和外祖父都是當年餓死的,年青人餓死的更多更快,想起來心寒呀!當年人人都說水稻畝產萬斤,紅薯畝產一萬五千斤,現在過了幾十年,種地的手段比過去高多了,你信呼?”(無怪乎在當年初中課本里,有彭老總親自種幾分地的小麥去驗證畝產多少斤的課文,想必彭帥也是性情中人,不愿從眾吧)。

  “自古得道高人,收門徒傳人挑之又挑,亦或隱入民間不問世俗,你如果去追逐世俗,風水技藝則會就此倒退,聽說現在流行的風水書有很多是自己拿錢買著出版的,我的東西反而拿錢不賣哩?!?/span>